凤凰vi

校友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校友文苑

校友文苑

毕业三十年
发布日期:2019-12-09浏览次数:
?

今年七月是我大学毕业三十年的日子,原想班级一定会组织聚会,但一直静悄悄的。后来有同学在群里发起到西安聚会,聚会的同时又可以畅游西安,也是个小小的创意。据说有同学在小范围内进行了沟通,沟通结果不得而知。

我非常珍惜大学的时光,也非常珍爱大学时结识的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三年的大学时光,对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影响比较大,一直延续到我现在的生活。

三十年是一个大数字,特别是对人的履历来说,从青年到中年,从青涩到成熟,从意气风发到知天命。意味着回忆多于未来,意味着生命的转折,意味着青春和事业的重新开启。

独“闯”江南

我是一个工人家庭出生的孩子,家里有哥哥姐姐,我排行老五。父亲和母亲是60年代因为饥饿从洛阳农村投奔在齐齐哈尔当空军飞行员的二伯的,在当地做了技术工人,后辗转支边到了辽宁。父母在艰苦的环境中把我们养大,我们姐弟五个人非常珍惜得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我是最小的,在我上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哥哥姐姐已经工作了,家里的生活条件得到了改善,我在宽松的经济条件下完成了学业。

1986年,我参加了高考。当年的高考懵懵懂懂,甚至不知道本科和专科有什么区别。同桌的翔子在春节后师范类提前招生考试中被录取了,上了辽师,从此过上了悠闲的日子,别人忙着复习功课,他可以自由玩耍。我的心被他牵动着,早已飞向了大学的校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题,近半年多,我的脑子一直处于僵持的状态,只在高考前冷静了下来,在充满期待中静静地完成了高考。

我知道我考的不好,但已经是真实的发挥,我无怨无悔。我与大姐商量,报考什么学校,当时是先报志愿再公布成绩,最终考虑的是报好的城市、一般的学校和热门的专业。成绩出来后,我仅仅超过专科线三分。有的同学都要开学了,我的通知还没有到。当时好像并不着急,不时参加同学们的串联。突然有一天,接到了一个牛皮纸的小信封,这就是我的录取通知书了。我被扬州的一所学校录取了,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

无论怎样,算是如我所愿,我“努力”学习的结果。

母亲从遥远的地方漂流到这个城市,每次回老家探亲都要三天两夜,非常辛苦,想到我要到这么远的地方读书,非常不情愿,但拗不过我,我终于踏上了求学的旅程。

父亲从技术工人逐步转到销售的岗位后又成为负责人。做销售这个过程中,经常带着我去一些城市,从小就见到了很多城市风光和一些人际交往的事情,也启蒙了我的一些社会实践。

当然,是父亲带着我踏上去往扬州的火车的。我带着一个大皮箱子,像是电影中三四十年代从南洋回来时的场面,觉得自己意气风发,全家人和几个同学半夜送我到车站,因为只有一趟通往北京的火车,是将近凌晨一时的。没有座位,几个小时后有下车的人空出座位才能将疲惫的自己委身下来,当时就是这样,但也没觉得累,晕车很难受。

火车到达北京签票后才能转下一趟南下的列车,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车程,火车终于跨越南京长江大桥到达了镇江站,在镇江经渡轮过长江到瓜州渡,再坐一个多小时汽车到达扬州。

初识扬州

扬州是个典型的南方小城,街道狭窄,和北方统一、单调的建筑风格相比,像个待出嫁羞涩的小姑娘。作为全国首批24个保存最完整的古城之一,多处园林和古建筑保存完好。

我和父亲听不太明白当地的方言,只好上了黄包车,让车夫拉着我们俩去学校。没有见过大学的样子,到了学校大门没有什么异样,没有比较,不知道天有多高,海有多远。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的孩子,茫茫然。还好校门口有迎接的学生,辽阳的“发子”在迎接辽宁的新生,像个老大哥,我很是感动,也从此成了在校的朋友。

学校不大,进入校门后,迎面的道路两旁是绵延的梧桐树,修剪后的梧桐树展现着各种姿势,延展的树枝呈现的树荫为人们遮挡着炎热的太阳。左边斜坡瓦顶的多层建筑彰显书香大气,右边是露天体育场,一些学生在操场活动,道路正对着的楼房也是砖瓦斜顶建筑,古朴典雅。路从这座楼房绕过,经池塘,过亭榭,就是我的宿舍楼了。宿舍是两层的砖木建筑,从外侧楼梯上楼。踏入二楼走廊后,木地板的声音清脆悦耳,像是六七十年代的谍战片中的某个场景。我们八个新生一个房间,上下铺,江苏如东的、扬州的、扬中的、苏州的、陕西的、长春的,还有一个是老乡铁岭的。只是铁岭的过了一个学期就退了学,来了一个平顶山的,这是后话。

父亲把我送到学校,匆匆吃了午饭就要返程。路上已经耽误了很长的时间,还要赶回单位上班。我送爸爸到汽车站,依依不舍,当汽车开动起来时,我和父亲再也忍不住了,一个在车里,一个在车外,第一次离家,酸楚的鼻子不再听话,强忍的坚强阻止不了泪流,万般情怀和不舍都化成了泪水。

爸爸走了,我自己要坚强。

回到宿舍整理完行李,挂好蚊帐,天色渐晚,思乡的情绪又起,赶紧下楼躲在楼房的草地旁,又是一阵抽泣,眼泪不争气地宣泄。我不能让同学们看到我的无助,察觉到我的孤独,我要坚强地面对本是美好的时光。

吃在扬州

慢慢地熟悉了校园,熟悉了校园内外的环境。原来校园后身就是著名的古运河,古运河静静地流淌,像一个人的臂膀轻轻地挽着她,文峰塔伴在她的东侧,默默地伫立着,宣示着这里古老的历史。古运河旁,早起的小商贩们忙着用自己的家什儿把运河水舀出来往蔬菜上浇洒,让蔬菜焕发出生机。旁边就是洗漱和排放生活残余的人们。此情此景,让人感叹生活在运河边人民的生活众生相,也让我忽然明白些南方人为什么不生吃蔬菜的道理。盐水鸭是扬州的特色美食,学校周围好多卖的,典型的南方美食。我很少吃盐水鸭,初到扬州,胃还是需要适应的,当然兜里还是有些空空的。

学校的对面有一家面店,我时常光顾。面店用一个大锅将煮好的面盛到已经放好荤油和蔬菜的碗里,再浇上热汤,美味洋溢绽放,沁人心脾。菜面已经很奢侈了,多年来,想起扬州的街头小吃就是这个菜面,这也是毕业后再回去时总是想再吃一次的原因。和同学“根”一起去时,偶尔再搭配一个蛋糕和一杯牛奶,很是惬意,想想这就是原始的酒吧的感觉吧。

学校的食堂说起来有些寒酸,诺大的一个礼堂,整齐排列的是空空的桌子,没有椅子可坐,也许是学校为了让大家节省时间尽快吃完饭去学习吧,所以才用了这个办法。同学们打完饭就围着桌子站着吃,那场景也是一种奇观,不会有哪个学校是这样了吧!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直到新的食堂投入使用。女排世界杯冠亚军决赛时,亢奋的学生们纷纷站到食堂的桌子上看电视,当郎平和队员夺冠时,伴随着激动的欢呼跳跃声,一批桌子应声倒下了。

肉包子七分钱一个,我每月有30元的生活费和17元的生活补贴,还是消费得起的,后来肉包子涨到一毛二,价格涨了,包子却没有原来的好吃了,一年多以后居然退出了食堂的主食系列。10周年在扬州聚会的时候,听一个叫雷的女生说,“咱们去吃学校的肉包子吧,肉包子真好吃!”看来这肉包子不是我们男生的独爱,女生也在暗地狂享呀。

让人记忆犹新的是学校的肉包子,食堂的肉包子是名副其实的,馅大皮薄,咬一口流油,香味足以迅速传遍全身,传染给每个人。只要食堂有肉包子,大家都会迅速抢占有利位置,争先恐后地踊跃购买。每到周日的时候,同舍的都懒得起床,于是经常派一个代表,拿着一个洗脸盆,打上满满一大盆,算是大家的早餐了。

狮子头也是食堂的名菜,只要食堂有,我基本会吃上一个的,配上标准长方形的四两米饭,虽然米很散,不像北方的米粘结、有香味,但与狮子头凑在一起,一顿香喷喷的大餐也就满足了胃的嗅觉。

偶尔晚自习结束的太迟,会约几个同学,不自觉地走出校门,找到来自安徽的挑着担子的小贩,小贩包着馄饨,不时地有学生买上一碗,也有用粮票换的。馄饨包的速度极快,几分钟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就上来了,说笑中消失殆尽,没有卫生的概念,只想用美味填一填饥肠辘辘的肚子,然后睡个好觉。

依然记得学校外面邮局旁卖的大梨,个很大,我以前在北方没见过。梨子吃起来水分很大,一个就能吃饱,每当去邮局寄信,都会去买一个犒劳一下自己,驱赶一下馋虫。可惜毕业后去了两次都没有再吃到这种梨,不是没有了,只是没去找。

   扬州炒饭现在很有名,十年前,到饭店一定会要一份扬州炒饭的。我在扬州上学时没听说过扬州炒饭,更谈不上吃过。

学在扬州

我庆幸选择了扬州来完成我的学业。学校的治学很严谨,师资力量很强,学风也不错。相较于北方而言,这里的历史文化更悠久,文化底蕴更深,不少文人墨客曾聚集于此。

全班42个学生,我的学号是41。学号是按照入学成绩排的,可见南方孩子的成绩都非常好。我没有倦怠的资本,只有专心学习。没有了高中时的僵化,自己选的专业,也听得进,学的开。整个学程下来,没挂过科,偶尔还能拿个奖学金。

刚入学的时候,在建筑制图的课后,老师告诉我,“你是我招进来的,你知道为什么招的你吗?”我一脸茫然,但越感亲切。后来他告诉我是因为填报志愿的字写的太好了才被录取的,我笑着和老师说:“那是我爸爸帮我填的。”从那以后,每每见到他时,我都感到非常的亲切,心里已经成了朋友,制图课也得了高分。

李如老师是教英语的,理科的大学英语比较枯燥,越是枯燥老师越是经常叫我,也许是当时我没认真听讲,盯着黑板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虽然也顺利结业,却后悔没学好英语,以致现在一直想把英语捡起来,弥补学生时的遗憾,也能阅读一些原版文字,可以进行一些简单的交流。李如老师特别平易近人,我心里一直记得她,尊敬她。

图书馆是课后自习时的最佳选择,环境优雅,不同年级不同班级的学生经常在这里学习,查阅资料,以致常常爆满,经常需要早早地用书包占据位置。一次,和“继”同学去图书馆,因为座位的问题和一个进修的男士发生了争执,那个男士一看就是南方人,个子不高,人也不膀,我们两个都是北方人,想着吓唬一下对方占据位置,没想到对方会点武功,我们两个都没能阻止他,还因此发生了纠纷,被告到学校,这也是一个有趣的插曲吧。

游在扬州

我一直说江南,只是以我一个北方人来说,这里已经是江南了。其实扬州是江北第一城,经济基础还是不错的。江南人历来瞧不起江北,一江之隔,不知道什么原因产生了这种心里变化,就像上海人永远说别人是乡下人,而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的人面前又自贬三分,这都是比较狭隘的表现。我一直认为,江南在近代和历史上比较富庶,成功的商人和文人比较多,尤多美女,他们确实聪明勤劳,但地理区位优势占了主导地位,接触的信息比较多且快而已。

扬州是个宜居的城市,国庆路很有特点,道路只能并行两列汽车,两旁商铺林立,很是热闹。每次放假回家都要来这里买点礼物,当时从中英一条街贩来的电子表已经出现在这里,商贩摆着简单的地摊售卖着水货。我觉得新奇,就选购几个样式美观的电子表带回家去。

瘦西湖是扬州的名片,是镶嵌在扬州的璀璨明珠。瘦西湖因瘦而美,媲美西湖。“上建五亭、下列四翼,桥洞正侧凡十有五”是对五亭桥的唯妙写照,中秋之夜,可感受“面面清波涵月影,头头空洞过云桡,夜听玉人箫”的绝妙佳境。听人介绍,每到八月十五,每个桥洞都含着一个月亮。我没在晚上去过,自然无法证实。有一年的中秋节的晚会就是在这里排演向全国和世界播放的。每次去瘦西湖,我都要在桥上多呆一会,停一停脚步,望一望湖水,放松一下心情。

个园是清代扬州盐商宅邸私家园林,以遍植青竹而名,以春夏秋冬四季假山而胜。何园又名“寄啸山庄”,是建于清代中期的中国古典园林建筑,被誉为“晚清第一园”。两座园林非常秀美,似袖珍的皇家园林,一物一景,流连忘返。

扬州还有很多著名的景点,这三处印象最深,感觉最好。毕业十年后故地重游,修缮后的景点没有了原汁原味的感觉,特别是大门及周围建筑的改造,让我感觉恍如隔世,有点陌生,密集的游客也让人少了细细品味的悠闲,但她们的美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的。

同学少年

我们多数是68年出生的,到入学时正好是18岁的“芳龄”。青春是美好的,青春是美妙的!班级的学生多数来自江苏本地,陕西、吉林、辽宁、河南、安徽、山西、湖南、湖北、江西的同学组成一个大家庭,不同的文化交织着不同的情感,同样的年少培育着我们淳朴的情谊。

我们的住宿条件也得到了改善,住进了六层的大楼,原来的二层小楼变成了单身宿舍。每个宿舍还是八个人,学习之外,拱猪是最大的乐趣,放下书包就组上一局,快乐乐翻天。没组上局的就各屋乱串,研究着天南海北的事。

夏季和冬季同样是难熬的日子,每到这时就会想起北方的好。这里夏季太热,蚊子多,号称“十个蚊子一盘菜”;楼里的公共洗漱卫生间成了冲凉的最好去处,一盆凉水从头上淋下来,炎热的汗水顿时消失殆尽。作为一个北方人,这样冲澡是我从来不敢想象的,凉水冲澡也成了我的曾经。现在北方有一定规模的洗浴都号称搓澡的是扬州人,扬州搓澡成为品牌。我后悔当时在扬州怎么没有体验到。

看电影是例行的休闲方式,曙光厂的电影院、邗江文化宫的放映厅,还有学校的放映厅,电影或者录像一直诱惑着大家。一些青春绽放的男生不时地约着女生,女生也心甘情愿地或默不作声地接受着大男孩儿们的宠爱和撩拨。

邗江文化宫有一个露天旱冰场,“阳”是众多滑者的偶像,各种滑行姿势变换,惟妙惟肖,小巧的身躯灵巧自如。我是被他拉去旱冰场的,在他的带动下学会了旱冰,自觉也算流畅。毕业十多年后,路过当地的旱冰场,穿上旱冰鞋,居然滑不起来了,肌肉的记忆哪里去了!

“跃”是扬州近郊的,在二楼住同一间宿舍。入学的第二天,他从家带了一瓶白色的液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就问他,他说是米酒,自己家酿的,在这里都喝这种酒。我很好奇,就喝了一点,甜甜的,酒味也很浓。剩下的酒,没见他吃什么,一会儿就都喝光了。我真是佩服他的酒量,谁说南方人不能喝酒呀!过了一会,活跃的他没了声音,再一看,他已经沉睡过去,显然是醉酒了。没过几天,他和楼下的寝室学生闹了起来,兴起之下,他居然拿着标枪将地板戳了个窟窿。“跃”是个无拘无束的人,聪明,天马行空,总有一个话题适合他。他的思想没有约束,遇到问题经常想出一些奇怪的主意,我说,“以后我有什么事业,一定请他在一起合作”。

同宿的“铁”,当时家庭的经济条件一定是比较好,他的父母经常来看他并带来很多东西,衣着也很时尚,每天晚上他都会拿一个盆去洗漱身体,当时同舍的同学都笑话他,现在的我们其实和当时的他做着一样的事情,显然我们当时是OUT了。现在的“铁”做着大事业,人生得意,春风几时。

“忠”也有件趣事,大家都处于青春期,闭灯的时候很多人还没有睡意,就聊些夜深人静的事,好几个人说到遗精的事,多数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知半解者为大家讲解,大家也依旧是糊涂,这时“忠”说,“我怎么从来没有过呢?”一本正经的,现在想想也很有趣的。据说他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妻子和女儿,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

“涛”经常抱个吉他,照着乐谱,扒拉着音弦,唱着歌,既认真又投入,但怎么也不像歌星。不知道现在他的吉他弹得怎么样了,我知道他的女儿考取的是上音乐系并且去年留学了美国,是不是受到了“涛”的影响呢。

难受的日子还是有的。我在高中时一直坚持锻炼,早晨在家晨跑两公里,晚自习前在学校操场跑上几圈,引体向上20个以上。这个习惯带到了大学,经常到操场跑步锻炼。锻炼没能阻止细菌对我的骚扰,几次感冒让我很难受,高烧不退,我只能到校医室开药,那时没有点滴,只能吃药。夏天高温,我的身体却在发抖,只好穿上厚厚的衣服到操场上和大家打篮球,发发汗,力求快点好。一次在宿舍临窗的位置睡觉,开着窗户,第二天起床嗓子就哑了,说不出话,整整一个星期才缓过来。

我没有在学生会工作过,但学校的活动还是踊跃参与,参加演讲、参演小品各个精彩,机器人ROBOT曾引起不小的“轰动”。

这些记忆是大学中的插曲,生活是多么丰富多彩。

关于女生

理科的女生就是少,我班一共六个女生,六个女生又各有特点,各显芳容,成绩又好,不时成为学校男生的焦点,也是自己班级男生追求的目标。肥水不流外人田,当然这只是大家的一厢情愿,奈何不了早生情愫在外的女孩儿们。

男同学接触的女孩儿少,自然就把选择目标聚焦在自己班级和临近的班级,临近毕业,成功的毕竟是少数,多数人把这些作为了美好回忆和未来选择的定位。

漂亮女老师

辅导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是教结构力学的,因为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理科女居然有几分港星的姿色,典型的扬州美女,操着一口带有扬州味的普通话。虽然苗条婀娜,偶有温柔,但讲起话来也是很厉害的。

好像是入学的第二年她新婚,郎才女貌用在这里不太合适,这俩个人是既有才又有貌,又都是高知家庭。这是用现在的眼光来衡量过去的状况,当时大家还小,没有现在人的世故。

当时好像大家也只是羡慕,对于什么是婚姻、婚姻是什么感觉一片茫然。

老师是很浪漫很时尚的,看得出来,她是想把她在大学时的东西带给大家。入学初期,周末的晚上经常在班级组织舞会,在班级里把桌椅推到一旁,教大家跳慢二、慢三、快三,青春阳光可见一般,当时的开明也是别树一帜。

毕业再见

89年毕业时交通和通讯还是非常落后,记得之前在邮电局给艳打过一个电话,只几分钟,等待了足有三个小时才接通。刚毕业的几年,和一些同学通过信,慢慢地没了联系。当时同学们刚刚参加工作,结婚生子,工作在打拼,生活都不富裕,联系少也是正常。2000年以后,联通的成立打破了移动的垄断,手机开始陆续进入寻常百姓家,同学们的事业开始有了起色,孩子也渐渐长大,联系逐步多了起来。一天一位同学打来电话说,“你知道我现在一个月消费多少钱吗?”“我现在一个月要消费3000块钱。”显然3000元在2000年初已经是很大的数字了,他也算事业有成了。

陆续有了10年、20年的聚会。我和妻也参加了,携妻参观了学校,游览了扬州、南京、镇江、句容、无锡、宜兴、苏州、张家港、昆山、靖江、南通、嘉兴、上海,当地同学热情款待,我非常感动。

时间改变了社会,改变了人的容颜,但同学情没有改变。

有次“民”同学到沈阳出差,特意抽出时间坐着大巴车来看我,只是简单地吃了一顿中饭,就匆匆赶回沈阳,以后再没见面。相信我们还会再见,现在我每天都在微信运动为他点赞。

当然也有陆续的小聚,因为一些事情多次往返江南,郑州探亲绕到平顶山找同学,每一次都增加了我对大学同学的感情,也学到了不少东西,涨了不少见识,看到了不一样的人情世故和多彩人生。同学之间的友谊值得信任,但不能因为信任辜负了友谊。大连和长沙的相聚也是短暂和美好的。

我和同学们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继续深造的博学,我们有的只是勤奋和善良。我们追求美好的生活,开创不同的事业,我们收获的是满满的硕果。

江南情怀

在扬州学习期间,江苏的历史、文化、自然风光和历史古迹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流淌在我的血液里。同学间的交往,更是让我体验到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和交往方式。

身在扬州,使我有机会经常利用劳动节和国庆节的时间去南京看望高中时的同学,和同学在南京相聚,减轻了思乡的孤独,体验民国都城的厚重。印象最深的是冬天穿着回力鞋踩在南京厚厚雪地时的欢快和自信。辉煌的金陵饭店,中山陵的无梁殿、音乐台,美丽的玄武湖,庄严的雨花台,都留下了我的身影。

实习的地方说出来也会令我的北方同学羡慕,从扬州港坐了一宿的轮船,第二天早晨醒来,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大上海吴淞码头、各国建筑林立的美丽的黄浦江外滩。我站在船上,面朝外滩,把我和外滩相遇的那一刻化作永恒。

冬季的江南,同样是北风瑟瑟,当地人还是很禁冻的,腿上也只是加了一层秋裤。我是北方人,当然要显示出北方人的强壮,军大衣是不能离身的。当我们在苏州城建环保学院实习时,凛冽的寒风让我颤抖着入眠。当清晨响起千百惠“当我想你的时候”,动听的歌声响彻校园,唤醒大家迅速起床,去迎接户外的温暖。

无锡的太湖,记不清是和谁去的,住的是哪了,住的谁的同学的宿舍,反正从住宿的地方返回时,坐的是个小船,人工划桨的那种,诺大的湖面,湖水几乎和船舷处于一个平面,我表面平静心中胆怯,盼望船儿快些到达彼岸。哪位同学帮我回忆一下,弥补一下我记忆的空缺。

毕业后的几年里,扬州得到了大发展,城市建设日新月异,街道干净、整洁、大气,环境更加秀美。离学校不远的荷花池本是个水塘,农贸市场的所在地,现在也变成了荷花争艳的小花园;国庆路还在,其他的街道早就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市区原有的几所高校合并为扬州大学,在新区建设了主校区,各校的原址成了分校区。朋友圈经常有一些新校区的高大上的照片,但我感到很陌生。无论我的校园多么狭小,多么落伍,都是我心中的花园;无论新校区多么宽阔,多么宏伟,都与我无关。我们可以声称毕业于扬大,但我们宁愿默默无闻,学校再小,那是我的学校,那是我曾经生活学习过的乐园。

古朴典雅的扬师,林木茂盛的苏农,干净整洁的扬医,隔路相望的扬工,都是我踏足浏览过的校园,有过回忆可以追溯。

我们曾经的青春在这里停留,这里有过我们共同的曾经,曾经不再来,不会再来,无论富贵与平凡,这些都不会改变。

我们经历过86,觉悟过89,见证过历史,体验过变革,享受着国家发展给生活带来不断改善的红利。我们生活困难过,条件艰苦过,包过分配,辞过工作,生活给过我们选择的权利。

我们是幸运的。 

28号我搬入了新居,请齐作声老先生给我写了一幅字《忆江南》挂在书房,每在书房时都可以看到。这是我的江南情怀,也是我毕业三十年的纪念。

 2019.08.31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
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电话:0514-87979272  地址:扬州市大学南路88号  邮编:225009

Copyright © 2019 扬州大学凤凰vi